Peter 是2014年混中关村车库咖啡的那一批人中的一个,今天的区块链领域的很多大佬那时候都是那里的常客,我自己也是当年最核心的那批韭菜之一。但是2015熊市到来我为何离开,而2018年这波熊市到来,我为何又变得无比有信念呢?五年的经历,我都见过哪些人,获得过哪些感动,最终凝结成了怎样的信仰呢?

走狗屎运进了核心圈子

故事要从2014年的大年初二开始聊起,有一个叫老师的人给我打电话,说要跟我合作做一个比特币深度内容的教学网站。没写错,这个人就是叫老师,不要问我 ta 姓什么,反之不姓苍。

我自己的背景让我很快就接受了比特币。2014年初我刚到车库咖啡的时候,对比特币啥也不懂。读研的时候搞了三年 Linux ,毕业后全职做过 Git 版本控制的布道。Linux 和 Git 两个东西保证了接受比特币变得非常的快。Linux 让我理解了开源文化。没接触过开源的人不太能理解,为何全球很多互不认识的人会一起出来一起搞一个项目。于是大家就猜测背后是不是什么传销组织再推动等等阴谋论。而了解开源文化,就不会觉得 Bitcion 这样的项目存在有什么不自然。Git 底层的数据结构就是区块连成的链。Git 底层每一个版本形成一个数据的 block ,每个 block 都保存着上一个 block 的 sha1 哈希值,这个哈希就相当于指针。指针让 block 连成链,如果有人篡改了一个 block ,链就都断开,攻击者必须重新制作所有后来的 block 才能把链连起来。这些特点都跟比特币是一致的。Git 还是去中心化的版本控制工具。Git 的共识机制是,如果我怀疑自己的数据被篡改了,那就从我自己的几个朋友那里同时拿到数据进行交叉对比。所以说 Git 底层也是一个区块连成的链,这让我理解比特币变得非常容易。当然,补充一句,我不会认为 Git 是一个区块链项目了,因为 Git 的共识机制太 Low 了,纯手动,而且是基于 trust 的。

五年过去了,至今都非常感谢老师带我入行。

黑客的乌托邦

下面来说说,我在币圈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,人们一般会去妖魔化一些自己不熟悉的东西,看来这句话是对的。我可能属于相对比较感性的人,我喜欢这群人,我才会慢慢的融入到这个圈子中。

首先说的一个人就是老师。老师为啥会突然找我合作捏?原因就是他在2012年那会儿开始学习 Ruby 开发,而我当时录制过一些 Ruby 的视频,于是后来大家就成了朋友。接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面,我都不知道他手里有比特币,只感觉他是那种知识面非常宽,做事情格调非常高的人。他是我认识的所有人之中最敢于说真话的人,没有之一。如果你已经是大牛,被社会宠着,敢说真话是正常的,但是老师相对落寞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,他那时也是一样的敢说。后来他大火之后,网上那么多人说他是骗子,这让我意识到社会上的傻x何其之多。

然后就是我自己的 Peer 圈子了。我自己是程序员,我认识的人当然也都是程序员。大家早在比特币之前就认识了,2014年大家在北京一起合作了比特币相关的项目。最终让我对比特币彻底建立信仰的是两个大神,一个是马克安德森,2014 我翻译了他的一个访谈, http://happypeter.github.io/bitcoinbasics/book/021two_cultures.html 里面他表明了他对比特币的信仰。另一个人是 YCombinator 的创始人 Paul Graham ,他和马克安德森一起投资了 coinbase.com 。于是我的结论是,比特币就是我们自己人搞的,是黑客们的乌托邦。

但是2014年秋天我为何又离开了呢?首先声明,不是我不相信比特币的价值,我离开前不久还专门做过一次演讲 《比特币解决的一个实质性技术问题》http://happypeter.github.io/bitcoinbasics/book/024breakthrough.html 。但是根据我自己当时的理解,比特币超前社会太多,比特币代表的思想一定会落地,这个是百分百的了,但是恐怕得再过十年八年才能行。于是,我就回到自己的领域继续搞了,毕竟 Web 开发已经搞了这么多年了,一下子也舍不得放下。

这就是我逃走的原因了,比特币代表的是童话般的美好,而我觉得童话离我太远。

收获感动形成信仰

到了2018年初,朋友让我用自己擅长的 React 来开发区块链 DApp 我才又回到了币圈。然后,我跟之前币圈的朋友都取得了联系,理解了他们这两三年来的付出之后,我得到的一个感动,凝结了一个信仰。

大熊市中朋友们的坚持让我非常感动。我那些朋友都是多年的程序员了,而且普遍都讲非常好的英文,对,我发现币圈的很大一个特点就是大家的英文都非常好,有基本的西方思维,对理解区块链的确是有帮助的,这些朋友完全可以找个安稳一些的工作,比如大数据,人工智能什么的?就业就是大公司,也没人整天骂你是骗子。但是我看到的是他们的默默的坚持,好比一片黑暗之中,就那么几个人孤独前行。2017年大牛市到来,让我看到只要呐喊,世界就会给你回应。

我自己以前逃离币圈,唯一的原因就是担心东西虽好没人关注,但是2017给了区块链技术足够的关注度,所以我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,信仰也就最终建立起来了。2018年的暴跌也是市场正常纠正,没有啥了不起的。那么我们这些人的信仰是什么呢?是信仰比特币一定会涨到天上去么?不是的。比特币是一套具体技术方案,我自己至今依然无比的看重它,但是不代表它没有可能失败。我觉得我们信仰的是社会发展的一个大方向,概括为四个字:加密经济。我们每天搞区块链,是因为区块链恰好是目前实现加密经济的最好的一套方案而已。

简单来说说什么是加密经济。加密经济跟传统的经济学关系不大,加密经济是在去中心化的世界中的一套新的生产关系,是可以全部用代码自动执行的一套规则。加密经济的美好在于它对自由和效率的提升。加密经济的技术架构目前还在迅速演进中,基本组件包含互联网和区块链。具体的细节还有很多,我会很快在 https://learning.nervos.org/ 上发布一门名为《加密经济》的课程,里面会有详细介绍。

总之,一个信仰的形成是要真的有东西深深打动你才行的,仅仅一个肤浅的理智上的认可看来还是不够。

总结

五年经历告诉我,世界上随时会有奇迹发生,如果你心中有一个梦想,要勇敢的去坚持。一个信仰,就是加密经济。市场的牛熊以后我都不会太在意,比特币甚至区块链的生死甚至都不是最重要的,因为技术总会不断演进。